【王喻】线上游戏的情缘不可能是喻文州 01

预警:剑网3paro,大学校园,双向暗恋,道长x花姐

是存稿是存稿是存稿!两年前写的,当时的版本差不多是刚开95那时候吧,之后没多久我就A了,所以这篇的背景还是刚开95级时的背景!有很多新功能那时还没有上线,因为已经A了所以我想改也不知道怎么改,请大家随便看看吧。需要科普的话可以尽管评论的


01

  寝室门被穿着一双黑色AJ的脚踹开,低气压中心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把背包扔地上,转身进卫生间洗了把脸。

  “哟,怎么了舍长,怎么这么大火气?”许斌嗅到了八卦的气息,叼着旺旺碎冰冰转过头问。

  “喻文州那个……那个……”王杰希一脸颓废地坐下来,打开游戏,气得居然不知道用什么词辱骂喻文州才好,“他居然跟宿管科建议全面取消路由器,难道他在寝室里都不用路由器的吗?”

  “校园网100兆光纤24小时全面覆盖每一个角落,如果不打游戏的话的确是不需要用路由器的吧。”

  “但是他自己不玩也就算了,还不让其他学生玩!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许斌耸肩:“他这个样子还不是把你迷的神魂颠倒卧槽你要干什么我错了啊唔唔唔——”

  “你要是敢把这事说出去……”

  “不敢!我不敢!”

  王杰希冷酷地活动了一下手腕:“以后就别想要帮修了。”

  今天的晚上帮会活动正巧是阴山商路,王杰希去学生会开会还没赶回来,许斌就已经带着一帮会的人溜溜达达一路从黑戈壁到五台山跑完了。日常任务结束之后许斌早早地约了方士谦明歌22勾勾西擦地板,留王杰希一个人孤独地大战,孤独地跟牛车,孤独地跑商。

  周一各帮会都没什么事做,闲得抠脚的几个浩气大帮拉了个明教团在龙门劫镖,孤家寡人王不留行背着货路过,镇山河落晚了,被轮回帮会的副帮主无浪一个魂锁缴械拿了人头,刚换的碎银瞬间掉了几百个。

  我擦!王杰希气结,刷刷刷在帮会频道和同盟频道各发了个公告:在线的都上YY,龙门反劫镖点我进组!

  微草是恶人大帮,消息刚发出去就有不少人发了进组申请,他把队伍转成团队,拉了个聚义令,又吩咐同盟帮会百花的帮主百花缭乱拉了个二团,回复活点打坐回血,一边等大部队过来一边警惕地观察四周。

  王杰希的YY启动到一半,耳机里就传来了“铛铛——”的提示音。

  来了!

  王杰希摩拳擦掌选中焦点列表里的那个红名,技能都没按下去,就出乎意料地先收到了那个红名玩家的密聊。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欣喜

  ???

  王杰希一头雾水,手指在离爆气场的那个按键只剩一毫米的时候顿住了。

  现在流行见了面不直接开干还要事先打个招呼吗?

  索克萨尔是个浩气花姐,外观五红粉白菜情人枕,捏脸十分温婉,再往下看,一把亮晶晶的兰亭香雪正别在腰间,头上还顶着一道走到哪跟到哪的小彩虹。

  这可不是一般的壕啊……王杰希顿时觉得自己矮了一大截,赶紧从装备栏里扒出早已淘汰掉的500品雪名换上,矜持地回复。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欣喜道长缺亲传徒弟吗?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兰亭爸爸还要师父?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这个其实是我买的号,我是小白^^

  哦,人傻钱多,万恶的资本主义。

  王杰希在心里竖了个中指,看着那个^^,有点恍惚。

  他突然想起了喻文州。

  开什么玩笑,那个家伙明明最讨厌这种网络游戏了。

  拿起桌上冰过的乌龙茶灌了一大口,王杰希想了想,自己两个亲传徒弟的坑一个高英杰的小咩太占着,一个方士谦那个单纯为了拿牌子的已经A掉的不知道多久的花太冬虫夏草占着,实在腾不出来位子,果然还是回绝比较好吧。

  还没等他来得及打字,一个帮会挂着微草的绿名便冲了过来,三两下把索克萨尔打死了。刘小别一边打还一边爆手速在近聊噼里啪啦打字问“帮主你不上YY在这干嘛呢”。

  [王不留行]:等下,先别打

  [叶下红]:?帮举,这你情缘???

  [木恩]:我有师娘了!!

  [百花缭乱]:啥玩意?王不留行那个备胎都有情缘了?

  [王不留行]:不是的!

  围观群众倒吸一口凉气,脑内自动上演十万字818,这王不留行居然这么拔吊无情翻脸不认人?

  [八音符]:卧槽,敢渣我们蓝雨的妹子你等死吧

  [生灵灭]:醒醒好吗,你们蓝雨有妹子吗,这是个妖花姐吧

  由于王不留行本人在恶人阵营的影响力,旁边跑商跑到一半停下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连来劫镖的红名都不打人了,大家纷纷表示,打架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直播818错过了可就没下回了!

  王杰希百口莫辩,绝望地在近聊频道打出一行字:

  [王不留行]:是我徒弟……

  [木恩]:师父你居然还收徒弟?

  [使君子]:但是他是蓝雨的诶!!

  [飞刀剑]:管他呢,只要是蓝雨的就都先打死再说

  [索克萨尔]:……

  刘小别的这话一出,在场的蓝雨帮会的人不乐意了,不知道谁开了个头,复活点旁边一瞬间又打成了一团,漫天的机关气场落下,光效与声效齐飞,显卡共声卡崩溃,直接导致这场世纪大战的风暴中心的阵营女神喻文州端坐在王杰希楼下的408寝室,看着自己躺在龙门荒漠黄沙之中被一群红名围殴的美丽花姐姐,十分不解地转过头问黄少天。

  “你说这种游戏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对啊,一点都不好玩。”黄少天的二少夜雨声烦在黑戈壁的恶人矿车那里岁月静好地转着风车,一大片红名随之灰了下去,画面上绿色的回雪飘摇冰蚕牵丝提针握针局针长针不停地冒出来,还顺利收获了好几个仇杀,“你要是真喜欢他就去告白啊,在游戏里勾搭有什么用。”

  喻文州叹了口气,可是现在告白的话,只会给他增添困扰才对吧……

  王杰希,物理系,院会会长;喻文州,法律系,校会会长。B大两大校草相爱相杀三年,如今在剑侠情缘三这款游戏中可歌可泣地变成了贴吧年度818必备的关系之一——亲传师徒。

  对此,黄少天表示,怂,就是怂。

  三年校友,宿舍一个508一个408,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二十多岁的人了,勾搭暗恋对象还得去对方游戏里假扮妹子装模作样地拜师。

  黄少天气的拍桌子,喻文州你是小学生吗?

  喻文州不会玩,每次被打死了都会等半天选择原地复活,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杰希点开索克萨尔的资料一看,得,装备全红了,九个破破烂烂的大红色0%挂在装备栏随风飘荡。罪魁祸首王不留行一阵心虚,翻出自己的背包清点了一下包里的钱,无可奈何打开淘宝买金。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抱歉徒弟,龙门太危险了,你先回扬州等我一下,一会儿我教你怎么做日常。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嗯嗯嗯!谢谢师父父!

  就这么捡了个便宜徒弟……

  王杰希双开游戏登上方士谦的小花太,果不其然,QQ那边方士谦的消息立马就发过来了。

  方士谦:卧槽,王杰希你登我账号干嘛呢,不准动我仓库里的外观

  王杰希:滚吧你这个废牛,屯的外观都他妈是翻车货

  王杰希:玲珑给我

  王杰希:我断个亲传

  方士谦:什么!你在外面有别的狗了!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方士谦:255654

  王杰希:/酷 为师给你找了个师娘,感受绝望吧,单身狗

  方士谦:???

  方士谦:喻文州终于眼瞎看上你了?

  王杰希:去你的

  成功把冬虫夏草踢出徒弟栏,王杰希马上把索克萨尔收为亲传。原来的灰色小花太头像转眼间变成了美丽温油的紫色定国花姐。

  连头像都是土豪头像。王杰希感慨万千,越看越顺眼,随手把自己的头皮屑头像也换掉,换成跟索克萨尔相配的门派头像。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徒弟弟,要不要来我们帮会啊,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带你做日常了。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好呀好呀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我们帮会是恶人谷的,你现在是浩气盟,要先去扬州城内转个阵营,来,我召请你

  说完屏幕上果然出来一个对话框,喻文州看也没看就点了确定,趁过图的时间问黄少天:“少天,浩气盟和恶人谷是什么啊。”

  “就是这游戏pvp的两个阵营啦,你看别的玩家的头像,如果右下角是个蓝色的鼎那就是浩气盟,如果是一对红色的斧头那就是恶人谷,蓝雨就是浩气帮会,我们服现在是浩气强势服,”黄少天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把拉住喻文州的肩膀,“道可道非常道,恶人都是大傻帽……文州,你可千万不能听王杰希的话转到恶人谷去啊!”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左下角世界频道飞快飘过一行亮瞎眼的黄字。

  索克萨尔通过地下交易,成功加入恶人谷!

   “啊?”喻文州面露难色,“抱歉少天,刚刚王杰希让我转阵营,我就转了。我现在马上转回来可以吗?”

  黄少天悲痛欲绝:“……转不回来了,你就在恶人谷呆着听老王吹笛子吧……” 

  王不留行自然不知道楼下的寝室此刻发生了什么车祸现场,倒是愉快地转了个面向,又把镜头拉近了一点,欣赏自己徒弟身上堪比海景房的五限外观。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徒弟弟想玩dps还是想玩奶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DPS是什么?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没玩过网游吗?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唔……这是第一次玩呀

  王杰希大吃一惊,心说原来这世界上除了喻文州真的还有别的大学生从来没有玩过任何游戏?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dps就是输出,打人的,奶就是加血的,T就是能让boss攻击自己保护队友的。你是花间,花间只有dps和奶的心法,那个花间游就是dps,离经易道就是奶。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有点想玩dps诶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可是你现在手里这个笔是目前奶心法最好的笔,要玩dps的话得从头凑装备,很麻烦的,花间也不太容易上手

  王杰希充满期待地盯着对话框,这个赛季奶花相当强,一想到自己以后在黑戈壁浪人头的时候即将拥有大胸绑定奶花,他就觉得自己胎生有望。

  但是很可惜,喻文州有一颗DPS的心。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那我就双修吧

  ……王杰希的绑定奶梦破裂。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款游戏的啊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有个叫夜雨声烦的安利我来玩的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猪头 你跟夜雨声烦什么关系?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哦,他是我室友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的姐姐的男朋友的师父的徒孙的师叔的师弟的女朋友的弟弟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对不起师父,刚刚没打完,手滑发出去了#欣喜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他拉你来玩的?那你怎么不拜他亲传?

  为什么呢?喻文州苦思冥想,最后灵机一动,趁黄少天在YY卖力地吼“奶妈爱我一口!奶妈!景熙!”,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这边时飞快地打字回复王杰希。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他太话唠了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情宛如坐了个过山车一样,丝毫没意识到喻文州方才那复杂的关系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室友身上。他从交易行出来点喻文州交易,给了他明晃晃沉甸甸的二十个金砖,还有一个世界boss掉的花间的笔,接着又扔垃圾似的给了他一堆五行石小药桌子和春宫图,最后喂了他一根蛋叉叔叔的糖葫芦。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dps的,先用着,JJC上了五段再换,金不够了找我要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谢谢师父父!mua!

  喻文州动了动鼠标,把那个赛季初价值2W多RMB的大橙武就这样丢在了背包里,喜滋滋地换上了王杰希给他买的洞洞笔。

  “这是王杰希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喻文州严肃地说,“我一定会好好珍藏。”

  黄少天凑过去看了一眼:“双会的?没用。花间要堆破防啊,卖给杂货商吧,我开团给你包一个好的。”

  喻文州赶紧捂住自己的鼠标:“不给。”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走了。

评论(19)
热度(157)
© 汀水溪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