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小公主 01

来做爸爸的小公主,只吃几把不吃苦(。

(养)父子(养)父子(养)父子

黑道黑道黑道

OOCOOCOOC

非常雷非常雷非常雷

长期失踪鸽王再次回归(其实只是发发存稿而已)

随缘看,可能过几天就看不下去自己删了(……)



  王杰希带着两名保镖进了病房,脸色不算好看。

  方才还在和佣人发脾气的喻文州看到他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就往后退,直到后背撞进柔软的羊绒靠枕,才硬着头皮对上爸爸的目光。

  男人刚刚三十出头,保养的很好,不说话的时候,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度。

  “怎么回事?”

  旁边的佣人刚想解释,却被王杰希的眼神制止。喻文州咬咬嘴唇,迟疑道:“踢足球的时候摔了一跤……”

  “我是说那个。”

  喻文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刚刚被自己心烦打翻的一摊汤还静静地躺在地板上,他立刻心虚地转过头望向别处。

  “不好喝。”

  “不肯吃饭,什么时候才能好?”王杰希懒得跟生病的孩子计较,转过头吩咐佣人,“再去做一份回来,早点好了早点让他回去上学。”

  “我不想回学校。”

  “不可以。”

  喻文州红着眼睛瞪他,瞪了半天也没等到对方松口,一气之下干脆猛地伸手拔下来正在输液的针头,也不管随之涌出的血,掀开被子就走。

  他腿上打了钢板,还穿着脚套,行动不便又非要逞强,刚拿到拐杖就狼狈地跌在床边。王杰希冷眼瞧了半天,这才终于发作,上前一步一把拎住他的领子,怒吼:“你去哪?”

  拐杖被甩到不远处,喻文州伸手去够,好不容易要够着了,又被对方一脚踢飞,甚至连病床边的移动餐桌都遭了殃,桌上的碗筷叮叮咣咣掉了一地。他被衣服勒得脸色通红,却依然嘴硬道:“我要回家!”

  王杰希冷笑:“爸爸在这儿呢,你回哪个家?”

  “你根本不是我爸爸!”

  话音刚落,整个病房都安静下来,王杰希把他丢到床上,一只手按在他颈侧,俯下身,眼神阴鸷:“你再说一遍?”

  他说的没错。喻文州确实不是亲生的,这始终是王杰希的一块心病,从他从那个女人手中接过小小的,还裹在襁褓中的喻文州开始,伴随了他整整十三年。这十三年来王家上上下下把这个秘密保护的天衣无缝,每个人都只知道喻文州有个短命的生母,是他父亲在美国念书时交往的女朋友,王大少爷放不下她,才让喻文州跟了她姓。

  喻文州偏过头不再看他。展露在他面前的只有不知不觉褪去稚嫩和婴儿肥的瘦削的侧脸和埋在病号服中的一小截脖颈。王杰希想将他贴在额头上的几缕发丝挽到耳后,刚伸出手就看到指尖发红的眼尾,和仿佛受了极大委屈似的含着泪水的眼睛。他的手一下子僵在了半空中。

  这孩子,原来已经长得这么好看了吗?

  他想象不出他是如何忍受骨折的巨大痛苦的。喻文州被他宠得娇气至极,从小就极其爱哭,即便只是静静望着别处,眼中依然是带着水光的。王杰希想到那个女人,也是宛如清泉般盈盈流动的一双眸子,只是双眸那么透彻的人,也会为情所困?

  他长大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马上要动手打喻文州时,王杰希心底有一块地方狠狠地疼了一下,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般靠在椅背上,疲惫地捏了捏眉心:“给方士谦打个电话,明天就回家。”

  佣人听到唯唯诺诺地退下照做了,转眼间,病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王杰希把地上的碗捡起来,又亲自去洗手间冲干净,倒上新的骨汤摆在他面前:“现在你总肯吃饭了吧,祖宗?”

  喻文州这才低下头,拿着勺子小口嘬起汤来。

  



  方士谦是王杰希的发小,有了喻文州之后,他就被对方威逼利诱从亚利桑那的诊所拐回来做了王家的私人医生。

  这王家深居简出的小少爷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方士谦熬夜写了好几天研究报告,结果王杰希一通跨国电话直接把他从实验室捞了出来。天一亮私人飞机就静静地停在菲尼克斯机场,如果不是看到了管家和蔼客气的表情,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虽然,好像事实确实也差不多。

  知道了事实后的方士谦只想感慨一句,到底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王杰希真和他儿子一样能折腾。

  喻文州一出生就失去了亲妈,从小没得吃母乳,肠胃不好免疫力又差,王杰希的几个心腹毕竟都是男人,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主,挨枪子都不怕,就怕冲奶粉换尿布,给他落下不少病根,直到柳非来了才好转了一些。过去只要小少爷一生病,王家上上下下这一整夜就别想睡个好觉了,连带着方士谦一起遭殃。作为少数知道喻文州身世的人之一,方士谦起初只是将王杰希对这个老情人和老仇人的儿子的过分关心归结于初为人父的新奇,直到后来,才察觉到王杰希对喻文州的控制欲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常规检查完,方士谦用绷带帮他把留置针的位置调整好,“傻孩子,下次别这样对自己了,他很担心你。”

  “我只是……”喻文州闭上眼睛,“我只是不喜欢上学。”

  “那一个月不能洗澡不能下地你就舒服了?”方士谦笑道:“你长大了,总有一天要离开他的。”

  会吗?喻文州不知道,但在自己被强行送到学校之前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王杰希会允许自己离开他,在此他那个专制独裁的父亲一向如此。直到他坐上学生公寓柔软干燥还残留着一些阳光味道的床上时,他才明白,自己的父亲是有目的的。

  他想追求一个真相,可是他离王杰希越远,就离真相越远。他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里没有光明,比起爱意,恨意永远是更为激烈而深刻的情感。

  “方叔叔,做亲子鉴定需要什么?”

  方士谦眉梢一扬,心说这王杰希真是料事如神:“毛发,血液,烟头,牙刷都行,要做吗?加急三小时出,保密性好,保准不让你爸知道。”

  喻文州没有说话,过了很久,才轻轻摇了摇头:“算了。”

  “这就对了。”他帮喻文州把房间的灯关上:“任何人都有可能欺骗你,除了你的父亲。”




  王杰希坐在沙发上抽烟,眼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情绪。

  方士谦把一沓纸丢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喏,你要的东西。我说王总还有别的吩咐没有?没有的话我可要回梅奥继续我的课题了。”

  “他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中学的男孩子磕磕碰碰是家常便饭,只要老实养着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反倒是本老年人下了飞机还没睡一个囫囵觉,”他打了个哈欠,“我得先回家看看,明儿见了您嘞。哦对了,文州有点营养不良,应该是在学校不愿意好好吃饭导致的吧,毕竟第一次离开家一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上学,他才十三岁,好好珍惜他还会撒娇的这几年吧。”

  方士谦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王杰希指尖的火星灭了,他又快速重新点着一根,看着手上那沓纸,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

  他望着“支持王杰希与喻文州之间存在亲生血缘关系”一行小字出神,喻文州是个敏感多疑的孩子,从懂事之后,他就对自己的身世表现得极为不安。然而不管怎样,只要王杰希说他是亲生的那他就是亲生的,不管是伪造出的鉴定书也好,还是王杰希精心伪造出的喻文州生母的遗物也好,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可是现在他的小祖宗长大了,眼看着就要留不住了……

  不知在抽第几根烟的时候,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

  王杰希倏地抬起头,下意识将那沓纸倒扣在桌面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孩子:“还没睡?”

  喻文州扶着把手一只脚摇摇晃晃地站在卧室门口,他只穿了一件BUDD的蓝格子长睡衣,堪堪盖住膝盖,再往下,是固定用的粉色脚套,看起来滑稽而笨拙。

  “我想去洗手间……”

  王杰希缓下语气:“站着别动,我背你去。”

  说罢他绕过茶几走过来,在喻文州面前蹲下,男人的脊背挺拔笔直,喻文州揉了揉眼,迷迷糊糊攀上去,双手环住他爸爸的脖子,就如同小时候无数个夜晚那样。王家后山的森林是喻文州童年最喜欢待的地方,常常一呆就是一整天,呆到坐在秋千上都能睡着,最后被亲自过来找人的王杰希背回房间里。

  为了方便养伤,喻文州被从二楼自己的房间安置到一楼临时打扫的小客房暂住,王杰希一边想着要不然还是带他回到他最喜欢的那套三环的小公寓算了,一边把从洗手间出来的喻文州重新背到背上。

  脚步停在客房门口,他腾出一只手推开门,轻轻晃了晃背上的孩子。

  “文州,下来。”

  没有任何回应,只有均匀的呼吸声洒在耳边。王杰希失笑,他又睡着了。

  他转身上楼进了尽头的房间,最后把喻文州放在自己床上,盖好了被子。




哈哈哈哈哈哈好了我知道很雷所以父子梗我就摸这一把拜拜!!

评论(27)
热度(158)
© 汀水溪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