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喻】我才不会被Omega欺负呢!03

诶,诶,怎、怎么就KISS了 Σ(゚д゚lll)



01

02

03

喻文州全身发冷,却莫名感到很安心,这是抑制剂在Omega发情期起效的正常现象。

意识仿佛坠入深海,又好像咆哮的野兽始终冲不开禁锢着自己的囚笼。不知过了多久,热浪重新席卷了身体,他汗湿的手心紧紧攥着薄被,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上半身毫无征兆地被一只有力的手托起,被子随之滑落到腰间,来人坐在他背后,让他依靠在自己身上。一杯盛满温水的杯子递到唇边,喻文州就着抿了一口,生命之源滋润着干涸的喉咙,这才让他感到了些许慰藉。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孙妈妈担忧的表情,接着,熟悉的掌心抚上了滚烫的额头。

“爸爸……”

“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被从沙发放在了刚安置好的新床上。窗外是波云诡谲的天空,夕阳的余晖披着晚霞洒向地面。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瞬间清醒过来,惊慌失措地挣脱开父亲的怀抱,跑到楼下,从老地方翻出那盒药片,就着茶几上的凉水直接吞了下去。

难怪……难怪刚刚卧室里全是自己的味道……

喻文州平复着自己的心跳。他以Alpha的身份活了五年,五年内从未失去对局面的掌控,而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居然会做出睡过头导致抑制剂失效这种事。

记忆中最后一幕是孙翔心虚地摸后脑勺的样子。喻文州倚在沙发上,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地笑了笑。

那个笨蛋……

“文州,还撑得下去吗?撑不下去就不要勉强了。”喻爸爸跟过来,在他身上披上一条毯子。“你的信息素本来就不算稳定,再这样滥用抑制剂,身体会垮掉的。”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当年是谁逼我做出这样的选择的?”喻文州拍开他的手,脸上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潮红又因为激动重新泛出来,“从现在开始,我自己会处理好自己的所有事,不管是作为一个Alpha还是一个Omega。爷爷那边我也会搞定,不用你们操心。”

玄关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刚放学的孙翔一进家,就看到喻文州裹着毯子,捧着一杯热水坐在沙发上。表情藏在垂下来的刘海之下,看不出喜怒,只能感受到尴尬僵持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

他瞬间大气也不敢出:“那个……”

“小翔回来了。”孙妈妈冲他招招手,“来跟你爸爸问个好。”

这才看见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的孙翔赶紧僵硬地鞠了个躬:“爸爸好!”

沙发上的男人惊讶地回过头:“哦,这就是孙翔吗?在新学校待的怎么样?都还习惯吗?”

“蓝雨挺好的……”男人很英俊,但眉眼和喻文州长得并不是很像。孙翔心猿意马地想,他大概长得更像妈妈吧。“我很喜欢……那里,谢谢爸爸。”

“不用太见外,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喻爸爸拍了拍他的肩,“跟你哥哥两个人好好相处。”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喻文州,对方依然低着头,似乎不打算对这句话做出什么反应。孙翔只得连连点头:“我会的。”

孙妈妈接过他的校服外套,挂着衣帽架上:“回房间吧,爸爸和哥哥还有事情要谈。”

“哦。”孙翔逃命似的钻进自己的卧室。

客厅里又归于平静,喻文州喝了一口水,从沙发上站起来,那条毯子随之顺着他瘦削的脊背滑落下去:“我是Omega这件事,不要告诉他。”

他说完就又扶着楼梯上了楼,留下客厅里的父母面面相觑。

“疏于管教,让你见笑了。”喻爸爸对喻文州要强的性格头疼不已,“随他去吧。”




喻文州围着一条浴巾,旁若无人地走进浴室。

孙翔刚洗好,关掉了花洒正打算出去,看到他进来,赶紧拿毛巾遮住下身,转念一想,靠,都是Alpha,有什么好害羞的……

他从浴柜里拿出自己的浴袍挂在浴缸的上面的置物架,又把防滑垫铺好,开始用水管冲洗浴缸壁。孙翔的目光顺着他凸出的蝴蝶骨飘了半天,提心吊胆地开口:“喻文州,你今天心情不好啊?”

喻文州没理他,坐在浴缸边上打开了水龙头,热水哗哗地流出来,没过多久,浴室里就充满了氤氲的水汽。

本着作为弟弟要关心哥哥身心健康的原则,孙翔继续八卦:“你今天没去上课,是不是去见未婚妻了?”

喻文州还是没理他,丢了一枚气泡弹进浴缸,水中很快开始散发出薰衣草精油的香味。

连着两次都没得到回应,孙翔撇撇嘴:“可是,不觉得跟不爱自己的人结婚很可怜吗,明明才高中,却连谈恋爱的机会都没有。”

喻文州好气又好笑地问他:“我哪来的未婚妻?”

“那我刚进门的时候怎么闻到了一股Omega的味道?”

喻文州又沉默了。

装不下去了吧,孙翔得意地想,得意的同时,又对他有着一丝丝的怜悯。联姻在名门望族之间并不少见,只是孙翔从小在自由开明的家庭里长大,终究还是无法真正理解喻文州。

“是啊,我很讨厌她……”喻文州站起来,三两步走上前捧住他的手,缓缓开口,“能不能帮帮我……我不想和她结婚……”

也许是对方的语气太过认真,孙翔顿时愣住,脑子里一片混沌,结结巴巴地居然说了一句:“怎、怎么帮?”

他身高太高,刚刚和喻文州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岔开了腿,此刻,喻文州微微一笑,轻而易举地卡在他两腿之间,把他按在浴室光滑的墙壁上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孙翔觉得浴室的水汽似乎变浓了,眼前白茫茫一片,只能看到罪魁祸首的睫毛柔顺地垂下来,在顶灯的照射下,在下眼睑投射出一片阴影。

原来,这就是接吻的感觉吗?

等、等一下——

等他意识到自己和谁在做什么的时候,终于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这个姿势对他其实十分不利,一旦使劲身体就开始向下滑,只能卡在喻文州的身体和墙壁间的缝隙中。孙翔咬紧牙关,努力寻找平衡点,终于在他的舌头即将探进来之前挣脱了他。

“够了!这、这算什么啊——”

喻文州被他推了一把,后退几步,一下子撞上了身后的瓷砖,皱着眉头露出吃痛的表情。孙翔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等他关心对方有没有受伤,就又被抓住了双手。

喻文州边喘气边看着他,脸颊红扑扑的,眼神很真诚,眼尾似乎还带着一点水光。

“那你和我谈恋爱怎么样?”

孙翔的大脑一片空白:“啥?”

原来喻文州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骗你的,”这样的表情维持不到三秒钟,他勾起唇角,放开他,转身踏进浴缸中,“我对你没有兴趣,也没有什么Omega未婚妻。”

“可、可是——”

“你只要闭嘴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喻文州歪着头打断他,“出去的时候麻烦帮打开排气扇哦。”

孙翔紧握的拳头最后还是松开了。他没有再说什么,关上门,在门口满脸通红地蹲下,心脏几乎快要从身体里跳出来。

刚、刚刚,喻文州的嘴唇,也太软了吧!




“天啊,我都好久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了!”

两个未成年男生坐在酒吧未免有些显眼,所幸这家酒吧是孙妈妈的朋友开的,老板许久没见过孙翔,高兴的不得了,特地给他们两个安排了角落的位置,还送了一堆适合小孩子吃的果盘和甜点。

孙翔扶额:“杨叔,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抱歉抱歉,”酒吧老板笑着比划了一下,“上次你妈妈带你来的时候,你才这么点高,我老觉得你才上幼儿园。”

孙翔刚从理发店出来,愁眉苦脸地就着酒吧昏暗的杀马特灯光拼命照镜子,一点儿喝酒的心情都没有。

“别照了别照了,”唐昊受不了了,拿胳膊肘捅他,“你再照你那头发也不会变回来的。”

“我都不知道我是黑发的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孙翔叹了一口气,“太丑了,受不了了。”

“得了吧,你要算丑,让我怎么活?”唐昊想暴打他一顿,但是看在他请自己喝酒的份上只能强忍着安慰他,“你只是……昨晚没休息好,黑眼圈太严重了,才显得丑而已。”

说的也是……

没办法,毕竟昨天晚上发生了那种事,谁还能睡好啊。

“呐,唐昊,我问你啊……”孙翔靠近他,神秘兮兮地在他耳边说,“我们学校的Alpha,也会和同校的Alpha做那种事吗?”

“哈?”唐昊显然还沉浸在泡吧的兴奋中,一时没能理解,“什么事啊?”

“就、就是,”孙翔扭捏了半天,用手比划着,“和同为Alpha的同学亲热那种事!”

“哦,你说那个啊,”唐昊喝了一口鸡尾酒,“倒不如说,这种事在A校还挺常见的?你想啊,这里大部分人都已经有婚约在身了,所以在结婚前的这段时间里必须要玩的尽兴才行。”

“这样啊……”孙翔用手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没错,就算是进入了全是Alpha的环境,也还是会有易感期的啊。嘻嘻,怎么了翔翔,”唐昊不怀好意地看着他,“欲火焚身了?要不要我来安慰安慰你?”

“没有没有没有,”孙翔连连摆手,“就是好奇而已。”

“什么嘛,好奇这种事,”唐昊不满,“你怎么好像没有谈过恋爱一样。” 

要是放在平时,面对别人的这种挑衅孙翔肯定要做贼心虚地搬出长篇大论好好反驳一番,可现在他心事重重,满脑子都是昨晚浴室里发生的事。

这么说,喻文州也是一样咯?

他又想到喻文州问他要不要和自己谈恋爱的那句话。也就是说,即使是喻文州那样的优等生,也会想过谈恋爱吗?

可是他身边明明不缺Omega,不,不只是Omega,在A校同样受欢迎的喻文州,想要讨好他的Alpha应该也不少才对吧。

……所以他的目的还是想玩弄自己是吗!


等唐昊在酒吧玩够已经是晚上了。

“什么,你妈妈就是那个有名的大明星啊!”唐昊喝醉了,回家路上摇摇晃晃地靠在他肩膀上惊呼,“难怪你这么帅,原来是基因强大。”

路人听到声音纷纷侧目,搞得孙翔简直想把他一头塞路边的垃圾桶里:“你小点声!”

“那你妈妈和喻文州爸爸再婚了,也就是说,你们变成兄弟了?”

……你不是喝醉了吗,怎么在八卦这种事上倒是清楚的很。虽然很不想承认,孙翔点头,“嗯。”

唐昊是家里老幺,上面一堆哥哥姐姐听说弟弟喝醉了,很快开着跑车亲自来接他回家,唐家大哥摇下车窗,热情地招呼孙翔:“小孙,真的不用把你一起送回家吗?”

孙翔摇头:“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走回去挺快的。”

“好吧,有时间来我们家里做客啊!”

临走前副驾驶上的唐昊醉眼朦胧地补了一句:“自己来就行,你哥就不用来了。”

说完,骚包的不行的红色法拉利绝尘而去。

哎,别人的哥哥从来不让我失望。

再看自己的哥哥,孙翔简直一百个不满意,刚见面就强迫自己把引以为傲的金毛染黑,不不不,强迫他就算了,甚至还强吻他!

那个吻,到底怎么回事……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孙翔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昨天的触感似乎还停留在上面,喻文州冰凉的嘴唇和温热的鼻息缠绕在一起,甚至还有一点别的气息……

那是一种独属于Omega的,甜腻的气息……

孙翔把手中刚拿到的传单扔在地上,恶狠狠地踩了上去。

可恶,那个恶魔一样的哥哥凭什么用吻过别的Omega的嘴唇吻我啊!


评论(13)
热度(132)
© 汀水溪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