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脉脉01

为了打发时间写的非常无聊的ABO带娃日常……

可能哪天又无聊了就会接着写……

真的没剧情纯日常想到哪写到哪,题目也是瞎起的

BTW我是真的觉得house-husband很适合小周(顶锅盖逃跑

周喻儿子感谢你们的森太太赐名

注意避雷



01

黄昏,兰博基尼停在新建的联盟总部停车场,一大一小两个潮男戴着墨镜下了车,偷偷溜进大楼。

“爸爸,”进了大楼,周小企拉下口罩,不解地问,“为什么我们要穿这样来接妈妈下班呀?”

周泽楷说:“因为……大家都认识爸爸。”

周小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知道了,如果不打扮成这样,爸爸就会被抢走,可是爸爸,怎么那些阿姨还是都在看我们呢?”

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前台几位姑娘包括打扫的清洁工阿姨全都在好奇地朝自己这边张望,他开始慌起来,直到远处电梯中走出熟悉的人影,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周小企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就是个潮宝宝,随便穿套衣服出个门都会被街拍的那一种。这里是轮回主场S市,昔日初代枪王的人气依然不容小觑,可现在毕竟已经立夏,父子二人打扮成这样,特地为了避免来这种经常被粉丝“圣地巡礼”的地方接人时被粉丝围堵,还给小小年纪的小企戴了太阳镜,有型到爆炸,不引人注目才怪。喻文州一只手提着笔电,哭笑不得地用另一只手牵起儿子,和周泽楷一起往门外走去。

喻文州严以律己,习惯晚点下班,每次走出办公室时整个单位都已经人去楼空。大门到停车场的距离不算近,走到半路,周小企就忍不住蹲在地上,委屈地喊:“爸爸……我好累啊……”

“坚持一下,马上就到。”

“我真的走不动了,”周小企小嘴一撅,转身拉住喻文州的西装下摆撒娇,“要妈妈抱!”

喻文州笑道:“这就走不动了,是不是来之前瞒着妈妈偷偷吃好吃的啦?”

他蹲下来张开双臂,把周小企揽到怀里,小孩子软软的充满牛奶味的身体瞬间占据了整个胸膛。周小企今年四岁,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比同龄人要高挑一些,刚被抱起来就立马挽住喻文州的脖子,在他脸上啾了一口,“妈妈身上香香的。”

“小猪,下来,”周泽楷面无表情把他从喻文州怀里揪过来,“妈妈会累。”

喻文州说着不累,但还是松手让他把儿子抱走了。刚升职的联盟主席工作不算繁忙,可发情期的临近确实提醒着他这几天不得不注意保存体力。

周小企闻言立马从周泽楷怀中探出头,好奇地盯着喻文州,“妈妈是不是怀小宝宝了?”

喻文州噗嗤笑了出来,周泽楷捏了捏他的脸蛋,“瞎说什么。”

周小企觉得很委屈,幼儿园园长说徐老师怀孕了容易累,让我们一定要乖乖听话,怎么到了自己妈妈这里就不一样了呢?

不过,如果妈妈怀了弟弟或者妹妹,我也会乖乖听妈妈话的。

当年周喻二人一同退役,本想着终于能结束好几年的异地恋在S市定居,结果他们刚选好婚房,冯宪君就提着礼物上门要人来了,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才说通周泽楷同意让喻文州去远在B市的联盟工作。

刚到B市那几天喻文州吐得厉害,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水土不服,也没去看医生,直到正式入职体检,才检测出怀孕已经六周了。多半是这次国际邀请赛久违地拿了冠军被喜悦冲昏头脑一时忘记做安全措施才中的。冠军之夜喻文州不舒服提前离席,周泽楷本想跟过去,结果被人拦下灌了点酒,接着云里雾里接到了喻文州的电话说自己发情期提前了,他回到酒店将自己的Omega按在大床上亲他手上的冠军戒指,借着醉意在生殖腔内的敏感带反复碾磨,把人逼得喊了老公,出口的气音都带了颤栗才肯作罢。

这下可好,闹了个大乌龙,体检完当天晚上,周泽楷就马不停蹄地又飞回B市把人接走了。周泽楷喻文州这俩都是公认的联盟亲儿子,虽然麾下少了最得力的一员干将,但喻文州怀孕,冯宪君其实心里挺替他俩高兴的。甚至还百忙之中亲自买了些补品和婴儿用品寄了过去,叮嘱喻文州一定要注意休息,养好身子。

谁成想,孩子生下来没多久正需要人带的时候,联盟考虑到荣耀目前的人气以及未来的发展,又把总部从首都B市迁到了S市。等周喻二人听到消息的时候新总部选址都选好了,好巧不巧,就在他们家附近。

这下喻文州哭笑不得,电话里问冯宪君,老冯啊老冯,你们联盟就咬着我不放了是不是?当时周小企都还没断奶,从他出生开始喻文州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半夜起来喂奶,孕期被周泽楷好不容易养出来的那点肉很快又被消耗掉,甚至看上去比怀孕前还要瘦一些。

其实两人做了十年的战队队长,名下的资产怎么说也够一大家人锦衣玉食生活一辈子了,更别提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投资的分红、战队给老队长的福利甚至几个大牌给周泽楷的代言费不断进账。可按喻文州的说法,他为蓝雨操心了十几年,一下子放松下来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于是两人大吵一架,周泽楷说不过他,急得几乎掉眼泪。等喻文州意识到自己过分了,还没来得及哄他,那边小的又醒了,哇地一下要吃奶。周泽楷见他哄完小的哄大的,实在不忍心让这么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被家庭被孩子锁住,最后只能随他去。

住家保姆喻文州不放心,等自己能下地随意走动就立刻辞退了;两家长辈都已年逾花甲,把孩子交给他们不说夫妻二人过意不去,总让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宠着对孩子成长也不好。对他们来说,最好能有一个人留在家中照顾孩子。而那个人,并不一定非要是身为Omega的喻文州。

只要家是美好的,就什么都值得。不管AO还是BB之间的婚姻都是这样,总有人得照顾家庭,不必计较谁付出的多谁付出的少,Alpha在家照顾孩子操持家务,这不过是他们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的最理性选择罢了。按照喻文州本人的说法就是,自己负责赚钱养家,老公儿子负责貌美如花。后来这句话不知道怎么传到了黄少天耳朵里,连发好几条微博哭诉周泽楷真是人生赢家,问他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这么好的队长怎么就砸他头上了。

周小企幼儿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是由妈妈去接的,那些Omega对周泽楷这种愿意主动承担家务的Alpha非常有好感,再看周小企被爸爸养得水灵灵的乖巧可爱模样,穿的也都是爸爸代言过的品牌送的高定童装,不知道背地里骂了自家Alpha多少次,于是周泽楷本人就这么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全体幼儿园小朋友的爸爸们的公敌。放学时周小企被几位阿姨塞了一大堆糖果和巧克力,周泽楷一个都没准他吃,全部藏在了副驾驶仪表台下面的储物盒里。等三人都上了车,喻文州轻车熟路地打开储物盒从里面拿了块巧克力剥开塞嘴里,发情期的Omega糖分流失得很快,不多补充一些很容易造成低血糖。周小企眼尖看妈妈吃了巧克力,在安全座椅里扭来扭去闹着也要吃糖。

经历了孩子在身体里孕育的过程,喻文州总归是对周小企更加宽容宠溺一些的,再加上自己这几年忙于工作,鲜少能抽出时间好好陪一陪家人,所以他几乎对小企有求必应。当他打开盒子正打算给儿子拿一块他最喜欢的棒棒糖时,周泽楷毫不留情地伸手过来,把盒子“啪”地合上了。

“中午刚吃过。”

眼看着到嘴的棒棒糖飞了,周小企忍不住哇一声哭起来。

“泽楷,”喻文州见不得他哭,发情期前的声音软绵绵的,听上去像是在恳求,“就给他吃一块嘛。”

周小企拿到了梦寐以求的棒棒糖还不敢轻易就吃,躲在后面悄悄看爸爸的脸色,周泽楷无奈地笑着,任凭喻文州在等红灯的空隙抬头在自己脸上亲了一下。

老师们都说Alpha才是一家之主,可是我怎么觉得只要妈妈亲爸爸一下,爸爸就什么都愿意听妈妈的了。周小企摇头晃脑地唆着棒棒糖想,原来妈妈的亲亲是这么神奇的东西吗。

评论(19)
热度(154)
© 汀水溪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