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脉脉02

在zy的plmm都在搞高端设定的时候本育儿lo主正在拼命搜索婴儿多大才能学会走路(冷漠


02

汽车沿着延安高架路缓缓行驶,在原本应该下高架的茂名南路出口前却丝毫没有减速,小企抱着玩具车好奇地往窗外望了望,见路边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景色,疑惑道:“我们去哪?”

“去云秀阿姨家。”

周小企睁大了眼睛,晚高峰路上堵得厉害,周泽楷停下车,从后视镜看到儿子诧异的表情,“不是昨天还在想阿姨?”

喻文州柔声向他解释:“周末爸爸有事要忙,小企在阿姨那里住两天好不好?星期天晚上让爸爸再把你接回来。”

周围的喇叭声响成一片,前面的车开始动了,周泽楷赶紧跟上。周小企撇撇嘴,“我可以不去吗?”

他抱着玩具闷闷不乐地想,以前明明跟爸爸约定好了,周末两个晚上自己都是可以跟妈妈一起睡的,结果总是被爸爸找各种借口蒙混过去,他可再也不能上当了。

喻文州佯装难过:“唉,可是云秀阿姨听说了小企要来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这下只能妈妈一个人全收下了。”

想到以前去云秀阿姨家住的时候吃过的零食,周小企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云秀阿姨是个好阿姨,每次都会给自己买新衣服,还带自己去儿童乐园玩,除了总是喜欢拿着手机对着自己拍拍拍以外比爸爸可爱多了。

“可是……可是……”和妈妈一样喜欢深思熟虑的宝宝周小企犹豫地看了一眼周泽楷,“我走了爸爸自己在家会孤单的。”

“不会的,家里不是还有米米陪着爸爸吗?”

周小企的小脑瓜转个不停,妈妈真笨,虽然米米是只漂亮的布偶猫,但猫又不能陪爸爸讲话呀,不过自己好久没见过云秀阿姨了,也很想念她……

喻文州见他没拒绝,继续旁敲侧击,“而且,妈妈偷偷瞒着爸爸把你的iPad给你带着呢,等你想爸爸了随时视频就可以,好吗?”

周小企眨了眨眼睛,轻而易举钻进了妈妈给自己下的套里:“好!”

楚云秀也是当初冯宪君看上的得力大将之一,只不过把她拉来联盟工作有喻文州的一半功劳。楚云秀退役后在苏州湖边买了套小别墅日子过得好不自在,直到那天冯宪君和喻文州一大一小两个狐狸上门绕别墅走了一圈对她说,楚队这环境不错啊,离S市也挺近的,不如来联盟上班怎么样。

好你个喻文州,口口声声说我不能年纪轻轻就过上佛系老年人生活,你自己倒是一到发情期就把儿子往我这送,感情是让我来S市给你当免费保姆来了。

楚云秀恨恨地接过周泽楷手里的一大包东西打开看了看,全是周小企的奶粉衣服玩具iPad,还有一大桶乐高。她都要哭了,这得拼到什么时候,可惜一看到可爱的小企,楚云秀心里那点不愉快立刻烟消云散。她轻轻刮了一下周小企的鼻子,“宝宝,有没有想阿姨呀?”

周小企立刻摆出一副甜甜的笑容:“当然啦,我可想云秀阿姨了。”

云秀阿姨被萌晕了,“真乖,走走走阿姨带你吃冰激凌。”

看到塑料(干)母子情已经上线,喻文州打开车窗远远地冲她挥手:“麻烦你了楚队,下次请你吃饭!”

楚云秀冷哼一声,转头喜滋滋地抱着自己干儿子回到房间里。




回到家后天色已晚,周泽楷停好车,见喻文州躺在座椅上没动,以为他累了,绕到副驾驶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把人横抱了起来,一直抱到电梯里都不舍得松手,直到喻文州用手锤他胸口,才把人放了下来。

两人一起走出了电梯,喻文州靠在他的肩膀上等他开门,闭着眼苦笑,“我已经可以想象到下一个乘坐电梯的人想要骂人的心情了。”

丝丝缕缕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周泽楷进了卧室,从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抽出一张Omega护理垫铺好,又回到客厅把坐在沙发上已经走不动的喻文州剥干净抱回床上休息,一头扎进了厨房。

做饭是两人结婚后周泽楷主动学的,为了满足喻文州孕期变化多端的口味,除了跟自己母亲学了几个喻文州偏爱的本帮菜以外,还大老远请来了喻妈妈教他做粤菜和点心。喻文州盯着他离去的身影感慨万千,总觉得昨天周泽楷还在和轮回众人在KTV点外卖庆祝冠军,转眼间就可以熟练地烹制全家人的一日三餐了。

周泽楷盖上锅盖,等小米粥烧开转为小火熬煮,回到案边把提前泡发的海参切成小段,香葱切成小粒,生姜切成丝备用,接着就听到从卧室中传来的喻文州的呼唤,他拿着锅铲赶过去,看到喻文州苦笑着指了指身上:“你把米米抱走,给它喂点猫粮。”

米米从来到这个家就跟喻文州更加亲近一些,和周泽楷倒是有些水火不相容的意味。喻文州把这一现象解释为“一家不容二美”,即一个家只能有一个长得好看的,要是有两个,那这两个就要开始互相攀比了。当时的小企听到之后爬到喻文州腿上问他那我呢,被喻文州一句好看好看你最好看打发掉了。

长毛的布偶猫一下又一下舔着喻文州泛着潮红的侧脸,多半是看喻文州躺着不太舒服,以为主人生病了,所以眼睛潮潮的,看上去有点难过。周泽楷三两步走过来用空闲的那只手托起米米的两只前爪,轻而易举把它丢到客厅,关上了卧室门。

尘封已久的可移动床桌重新派上用场,周泽楷将海参粥盛进碗里,放在桌上推到床边,喻文州全身酸软无力,像一坛启封的陈酿美酒,只是闻一闻就令周泽楷几乎沉醉。他扶着喻文州坐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将盛了海参和香菇的一勺小米粥吹了吹,递到他嘴边。

“你放开我,我热,”喻文州用手肘推他,“我自己能吃。”

说好的只是写写日常呢?怎么第二章就开始用外链了!(绝望)

评论(15)
热度(87)
© 汀水溪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