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脉脉03

对不起!明明说好只是写写日常,结果到了第三章还在用外链……(


03

周日下午周泽楷去楚云秀那里接小企回家。拿着一大包东西过去,提着两大包东西回来,多出来的全是楚云秀给他塞进去的零食。回家路上周泽楷载他顺道去了一趟商场,就在周小企抱着一盒遥控汽车和一盒遥控飞机纠结买哪个好的时候,喻文州的电话打了过来。

他似乎刚睡醒,声音里面还带着困顿,“到家了吗?”

“还没,在超市。想吃什么?”

“你去药店买一瓶我之前吃的那种叶酸片回来。”

还没等周泽楷回过神,喻文州又清清嗓子,补充道:“先别激动,我是想反正已经决定了,不如现在就开始早早地做准备。”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从小企手里把两盒玩具都抢过来放回货架上,用口型示意他家里玩具已经够多了,“好。”

周小企的小嘴撅到了天上,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转过头不去看他。

那天晚上做完第一轮两人还在床上依偎着温存的时候喻文州突然问他想不想再要一个,毕竟现在全天都是周泽楷在带孩子,首先要征求的自然是他的意见。周泽楷想都没想就摇头,开玩笑,当年怀小企的时候喻文州还年轻又不用工作就已经吃足了苦头,现在再要,不知道要把人难受成什么样。结果反倒是喻文州不依不饶起来,雪白的膝盖重新缠上他的腰,软绵绵地游说他:再要一个嘛,你看小企今天还在担心你自己在家会孤单呢。

周泽楷向来拒绝不了他,只得把人压在身下,逼得他暂时闭了嘴,含糊其辞道:“下次再说。”

反正有自己在,喻文州只要安心上班就好。

一回到家,周小企就跟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飞到卧室。

“妈妈!”他扑到床上,枕着喻文州的大腿,献宝似的举起一包Haribo,“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糖!”

喻文州力气恢复了不少,精神看上去也好多了,他把儿子抱到怀里,撕开那包小熊软糖,低下头塞进他嘴里一颗,“是不是自己想吃了?”

“不是不是,”周小企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吐字不清地辩解,“是,是给妈妈买的!”

“好好好,谢谢你宝贝。”

周泽楷跟在他后面走过来,从购物袋里掏出一盒叶酸放在床头柜上,接着,又变戏法似的陆续掏出几个瓶瓶罐罐,从钙到到铁再到DHA,再掏掏,甚至还掉出来一盒Alpha备孕片。

“……怎么买了这么多?”

“药师推荐。”

喻文州看了眼保质期,“那万一下次没怀上岂不是浪费了?”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身为一个强大的Alpha,他似乎没想过还有这样的问题:“……努力。”

小企看到那些瓶瓶罐罐,还以为喻文州生病了,担忧地拉住喻文州的手问:“妈妈,你不舒服吗?”

“没有,这个药是补身体用的,就跟你吃的那个……成长快乐一样。”

“啊?”周小企跳起来控诉:“可是爸爸明明告诉成长快乐是糖的!”

周泽楷无奈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心虚地摸摸鼻子,“对对,是糖,是糖……”

猫爬架上小憩的米米被去厨房准备晚餐的周泽楷惊醒,静悄悄溜进来跟着跳上了床。周小企立刻转移了注意力,翻身抱住米米,问它:“米米你也想吃糖呀?”说着拿了一颗糖就要往米米嘴里塞。米米闻了闻软糖的味道,嫌弃地摇摇尾巴走了。

喻文州捏了捏周小企的脖子,“不准给米米吃你的零食,米米的胃很脆弱,会拉肚子的。”

他的手刚碰到小企的皮肤就皱起眉,这孩子不知道在哪里疯玩跑出了一身的汗,直接吹上空调非常容易感冒。到了4岁小企的肌肉开始变得结实,不再像小时候白白胖胖的糯米团子一样,这是因为体内脂肪开始下降。这个时候的小企每天都活蹦乱跳的,正是精力充足的时期。

“把衣服脱了,妈妈给你洗个澡,”喻文州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脚步浮虚着走进浴室。他的下身还是一片泥泞,被长长的真丝睡袍遮住,只有领口偶尔滑落时显现的锁骨处的红痕昭示着这几天的缠绵与旖旎。

他往浴缸里倒了点泡泡浴露,把花洒开到最大冲了一会儿,不久,白白软软的泡沫就填满了整个浴缸。玩泡泡似乎是小孩子的天性,周小企拿根水管冲了冲自己的身体,就迫不及待地跳进去,还溅了不少泡沫到地板上。喻文州刚好看到这一幕,边用水清洗地板边责备他:“周云旗你慢点,待会滑倒了怎么办?”

周小企的大名叫周云旗,是周泽楷的父亲起的,饶是周父周母这种知识分子,给孙子起名的时候也对着新华字典犯了难。每个家长都想给孩子起个与众不同又具有深刻内涵名字,可是他们列了一排备选名字出来,看哪个都觉得不错,最后还是找喻文州爸爸拍板,选中了《楚辞》“驾龙輈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中的“云旗”,作为小企的大名。

周小企讪讪地缩回泡沫里,“对不起!”

这款泡泡浴露号称纯天然零添加免冲洗,但喻文州不放心,等他玩够了要出来时还是拿清水把他从头到脚冲了一遍。周泽楷做好了饭过来喊人,喻文州先把儿子交给他,又回到淋浴室开始清洗自己身上残留的泡沫。

“周小企,”周泽楷在阳台上问他,“浴巾放哪了?”

周小企打了个喷嚏,“我也,我也不知道,啊啾!”

其实,为了搞这个外链,我把要插入到这里的图片发在微博大号并准备复制图片地址的时候,不小心没有选择仅自己可见就手滑把那条微博发出去了,我现在已经羞愧至死……

不知过了多久,从浴室门外传来了响亮的小奶音。

“爸爸!”

两人俱是一愣。方才急促的喘息似乎躲进了氤氲的水汽后一般归于宁静,喻文州指指洗手台的下面,脸色通红。都多大了,居然还会因为忍不住做这种事把孩子忘在一边。周泽楷放开他,手忙脚乱地从浴柜里翻出浴巾。

周小企坐在床上无聊地晃着小脚丫,爸爸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啊,这么久还不出来,我身上的水都要晾干了!


这周五周泽楷接周小企放学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情绪不高,原担心他在幼儿园被人欺负,转念一想,这孩子猴精,脑子转的比自己还快,又继承了喻文州的伶牙俐齿,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就随口问了一句:“不开心?”

说到这个,周小企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像极了一只河豚。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纸递给爸爸,周泽楷接过来大致扫了一眼,立刻了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幼儿园例行邀请所有的小朋友和自己妈妈一起出席本周末的母亲节活动,可喻文州去B市出差,下周才能回来,今年的活动就又变成了周泽楷代为参加。

他叹了一口气,“爸爸去不一样吗?”

“可是别人的妈妈都可以来,只有我妈妈一次都没来过,”周小企小声啜泣起来,纤长的睫毛上挂了一串泪珠,“以后大家要以为我是没有妈妈的小孩了。”

周泽楷扯了张纸巾给他擦泪,“不会的,大家都理解,所以小企也要理解。”

“而且、而且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在工作,他们说,妈妈就应该留在家里……”

“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周泽楷并不善于表达,特别是面对提出这个问题的自己的孩子,他只能努力组织语言,尽量细致详尽地解释,“人生来平等,没有Omega只能在家这种说法……”

好奇宝宝周小企睁大了眼睛,“那我是A还是B还是O呀?”

“现在第二性征还不明显,要到青春期才可以看出来。”周泽楷问,“小企想分化成什么?”

“我想当Alpha!”

“Alpha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为什么?”

周泽楷心不在焉边看后视镜边打方向盘,“首先,要爱你的Omega,理解、尊重你的Omega……”

周小企的小脑瓜实在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词汇,看到儿子费解的样子,周泽楷说着说着,忍不住轻笑起来。

“你还小,长大就懂了。”

评论(11)
热度(81)
© 汀水溪边|Powered by LOFTER